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
Scroll to Top

To Top

壽山石學

壽山石學-坑頭牛角凍-外觀特徵

On 02, Sep 2019 | No Comments | In 壽山石學, 活動追踪 | By raymond

水坑牛角凍(或稱坑頭牛角凍)產於壽山的坑頭洞,玄門正宗的牛角凍這十幾年來都沒有再產。從如上的文字可看出,牛角凍的美在水坑,狹義的它們也僅此類石種所能夠容納。近年來現時人稱的牛角凍,它的定義不斷被市場擴大,時下人不以洞出為名,以石的色相為名,而壽山石中有牛角色的石種有瑪瑙、雞母窩、坑頭等,但其中以還是以水坑中的牛角凍為佳,產量極其稀少,純而無雜者更彌足珍貴。壽山石學-坑頭牛角凍-外觀特徵

現在不但壽山山坑類的被列入了,連外來的石頭覬覦其名色也來分一杯羹;如巴林牛角凍、昌化牛角凍等不同種類的牛角凍石,甚至老撾也有此類石種的傳出。 ……

在深色印石中,牛角凍屬壽山系中是為數不多的靈透品種,它的質性比較嫩,石質通靈而富有光澤,濃者如同牛角,淡者則似犀角,故名牛角凍,

牛角美凍,日不敢驕:暑天的特點是熱,水坑所具有的冰清體質,能夠消卻熱浪。黛為青黑色,吸收光亮不肯放過,以海形容之,可見暗黑能量的巨大。黑與白是視覺相反的兩種顏色,如陰陽之兩極,能演化、反應世間所有的事物。世間諸事相映諸人心,白者,見到喜歡的事物,則笑臉逐開;黑者,不喜歡的人事,即烏云密布;但不管變化如何,一物無非另一物,黑的當下就是一個白,都由心變現而來。今天引入的一種石頭,它的黑卻反其道而行之,代表著正能量,能令你煩燥的心情沉下來;剎那間的空靈,是為了把所有的感受給它。

牛角凍石且受光呈黃紅色,色黑中帶赭(即是隱隱透出一種褐色、褐紅色的靈光),此中的深沉中不完全為黑所攝,照之卻能是暗紅。有暖意,當你觀此之色,原本準備迎之以深沉之心,接觸之後卻發現封閉的心慢慢隨之展開,劃開的卻是笑逐顏開的心路。牛角凍的色彩在燈光下,其美能演繹到極致,通達,原本的煩惱、阻礙消之;赭色,體會諸色融通,黑亦可為紅。遠看往往烏亮如黑金,無怪於如此受歡迎。

壽山牛角凍-麒驎鈕橢圓章

好的牛角凍,會根據顏色深淺、絲紋不同,它的顏色不斷地在變化著,原本以為是一慣的近灰赭色,由於心陰沉不定的原因,卻能在一種色調內不斷地展示各種不同的色彩,由淺灰至近黑的灰赭不等。

牛角凍附屬特徵:有時肌裡亦隱現蘿蔔絲紋,則絲紋的顏色反而較淺較白,而且細密如哈密瓜果網絡,十分好看。肌裡含牛毛紋,是此類牛角凍石種的另一大特徵。燈光下的它們,可為豎狀、條型外觀特徵;上品者色澤清純如一、絲紋排列有致,有時能充盈全身;次品者多凌亂不堪,鐵砂類亦是神出鬼沒。是的,就是鐵砂存在的硬傷,讓它的韻味失去不少。鐵砂的存在,不但在美感上會減分,也在修光上給雕刻者擺出頭痛的問題。壽山石牛角凍-海潮拍浪筆山座

水坑母體其實就是高山石,與田黃一樣,它是經二次改造後的優良品種;水坑體現的是水的清靈之美,田黃的展露的是土的醇厚氣質。 《觀石錄》中將田坑列為第一,水坑次之,山坑最末;從這點來講,現在的石界將荔枝的地位置於水坑之前是否合理,值得商榷。以筆者的觀點來看,水坑的石頭更少,極難成才,價值當是更高了。而水坑中的天藍凍、牛角凍少之又少,嚴然它們是不可得遇的珍品了。壽山水坑牛角環凍-鰲龍吐水擺件

比田黃荔枝更稀:由於水坑地理位置開採困難,要尋得大材的水坑凍,是極困難的事,原本產量就極其稀少的此類石種,如果再加上清純如一,簡直可以說極致奢求了。若果是加上優質牛角地的,就更加難能可貴了。若要連上明顯清晰的環凍體,已是鳳毛驎角的事了,田黃易見、此石就真難尋了。筆者之前在某大型公司兼職,類似顧問的角色了,當時田黃、荔枝的石種常有見之,碰到牛角凍、天藍凍的,現場的工作人員反而像是“如臨大敵”了,因此極少見到用這二個石種命名的作品。壽山牛角凍-鰲龍翻浪璽正方章

敝人認為,乾淨成材的牛角凍,少到幾乎不可能碰到,應該是比田黃、荔枝更少。大約在十幾年前,當時在藏天園看到一個黑色的原石,一問價是一萬多,得知是牛角凍的品種,可惜囊中羞澀錯過了。一直以此事為憾,十幾年時間裡再未能遇到類似的石頭,若再碰到無論如何也要收藏一二件。這二年,市場上牛角凍的石頭,這些石頭多是黑針、鐵砂、裂格、綹絮,乾淨的碰不到。 …… 物以稀為貴了,再加上非常讓人著迷的深色,又與他山有著重大區別,它的收藏潛力巨大。壽山坑頭晶-漢式雙螭璽正方章壽山牛角凍-古獸雲台鈕橢圓章

水坑的石種,因其展現給人的是冰清的體質,其中晶、凍類的極品給人的感覺是柔而易攻。其實不然,堅硬會是其讓人大跌眼鏡的地方。然而,牛角凍與大多水坑不一樣的地方是,因其色澤深沉,一眼觀之就是塊硬骨頭;於是,這種情況下超強的光水成了自然而然的事了。但是多裂不可不說是此類石種的重大遺憾,不說是能否鋸章,圓雕把玩都是對其的奢侈要求。有部分石友認為石性上的脆,是此類石種裂多的原因。根據筆者多年的經驗認為,多裂且脆的石頭,絕大多數是山坑類的“功勞”,如瑪瑙、雞母窩等輩。牛角凍產生於水坑,經久受澗水浸潤已消除火氣,不可能會有脆的問題;但是裂仍可能是其內傷,多為炸藥震動所致。水坑牛角凍的裂與山坑的不一樣,前者可以是少數幾條裂,或者是無裂,但不會有蜘蛛網的裂;而後者不但有大小裂,石性仍具火氣較脆。

如何鑒定牛角凍? !如果賢兄在石種上有所迷惑,可在硬度、光澤上下文章,坑頭的牛角凍在光水上明顯高出一籌,更遑論其觀之為黑、照之為紅的韻味了。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!你呢,願意讓牛角凍的美黑、紅一番嗎! ?壽山牛角凍-牛氣沖天鈕日形章

清郭柏蒼(閩產錄異)稱其:(色如牛角而通明過之)。若透光如果是較鮮明的咖啡紅色,就更特別漂亮,則是此類牛角凍的極品。加上若是水坑牛角凍就更加難得了。
《觀石錄》中有“如棕文者一,一徑方寸者,精華爛漫,如數百年前琥珀瑩透。”就是形容牛角凍之美。

壽山石坑頭牛角凍-雙螭踏雲鈕橢圓章
《壽山石考》裡,在提到牛角凍時有這樣一句形容:“暑天黛海,日不敢驕。”

Submit a Comment